孤江浸月

叶修和绿谷是我老婆

【轰出】你们都误会了!!

不太好吃的狗血暧昧
借浴室梗  轰→(←)出
所以有私设:每个人的房间都有浴室
ooc


正文

咚咚咚。

有人敲门。

轰焦冻闻声握住门把手打开门,低头一看,是峰田。

峰田看到轰穿着纯黑色的骚气背心,而在他身后居然站着绿谷出久,宽大的白色校服衬衫硬生生给他穿成低领,下身更是不着片缕。

他瞠目结舌地瞧了瞧轰焦冻,以及绿谷出久,捉奸似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了几遍,终于忍不住大喊:

“太淫乱了绿谷!已经饥不择食找上男人了吗……就算想背叛组织,起码也和我说一下啊!”

轰&绿谷:“……”



事件的起始应该追溯到两天前。

正值暑假,骄阳似火,热浪翻腾。A班在经历一天的个性训练之后,很少有人不浑身湿透、汗流浃背的。

轰焦冻也不例外,他拧了拧运动服的上衣下摆,抬起胳膊抹去一些汗水。他本就要对火焰的掌控进行大量练习,大面积放火时周身的温度更是高得吓人,出汗量更是别人的几倍。

傍晚回到宿舍后,大多数人已经十分疲累,轰也想立即冲个澡放松一番,奈何他刚打开水龙头,就发现停水了。

他想起前些天相泽老师说过学校会在最近修理水管,就问了一下隔壁的濑吕和砂藤。

五楼的确是暂时停水了。

他们三个都是一身臭汗,当即跑去楼下询问,靠下几层水还能用,就找了关系近的借浴室。

轰焦冻带着自己的洗漱用品,敲响了绿谷出久的房门。

“哎?轰君?”

“五楼停水了,想借一下浴室。”轰焦冻面不改色。

“哦…当然可以啊。”绿谷出久侧身让他进来,带着歉意笑两声,“房间有点乱…”

轰快速地扫了一眼,还真像绿谷的风格。书桌上堆杂了些学习用具,床铺却出乎意料的整洁,除此之外到处都是欧鲁迈特的周边。

他表示感谢,刚踏进浴室蒸气就扑面而来,很显然绿谷也是刚洗完不久,空气里还留着他用的沐浴乳的香味。

轰焦冻少有地心猿意马了片刻,打开淋浴让凉水浇在头顶。

绿谷坐在床边,听见水声思绪也飘了过去。

轰同学从五楼跑到二楼来啊…仔细想想,轰君好像是最近才稍微温和些,以前经常是没什么表情,不太爱交朋友的样子。

绿谷出久在心中碎碎念了一番,直到手里老旧的游戏机传来GAME OVER的声音,伴随着浴室门打开的声响,把正在思考的绿谷吓了一跳。

轰焦冻上身穿了件无袖背心,平时穿运动服看不太出来,但这肱二头肌的形状实在是漂亮。背心贴在身上,腹肌的轮廓也明显得很。

绿谷又瞄了几眼,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,挠了挠头问道:“轰君平时是怎么锻炼身体的?”

“从小就有,老爹制订的方案。”

“呃,这样啊…”绿谷稍稍有些尴尬,提到安德瓦时轰君的表情就会有点吓人。

“要吹风机吗?”绿谷出久自己岔开话题,看轰的头发湿乎乎的,从抽屉里拿出来。

轰焦冻本来没有吹头发的习惯,不过见绿谷都要递过来了,就顺手接过。

回到自己房间以后,轰焦冻松了口气。他感觉自己刚才像是在完成什么伟大的任务一样,又激动又紧张。

看来情况比他想的要严重。




两天后。

咚咚咚。

轰焦冻房门响了,他放下手中的书,过去开门。

“绿谷?”

“轰君,二楼三楼也停水了,大家都挤上来蹭水。方便的话能不能借下浴室?”绿谷出久挠了挠头,四楼的几个房间都有人在借水洗澡,本来想去找小胜,却被突然摔上的门差点碰到鼻子。于是绿谷就向轰求助,没想到他这里意外地冷清。

“哦,可以。”轰焦冻没想到绿谷回来找自己,不过还是极快地答应了。

这是绿谷第二次看这和式气息满满的房间。他磕磕巴巴道了谢,抓紧时间进了浴室。轰的浴室里东西少得可怜,不像他每样东西都备了两三件。绿谷简单地洗完了澡,穿衣服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忘了带换洗衣物。

绿谷出久一下子石化般不动了。

他记得自己的确是有准备换洗的衣物,只不过刚才走得太急,落在自己宿舍了。

况且他刚把穿过的衣服洗好,所以穿脏衣服也行不通。要是不向轰君借衣服,他只能,裸着出去。虽然都是男生,但全裸什么的,光是想想就觉得羞耻心要爆炸了。

“绿谷?”轰焦冻在门外喊了一声。

“啊,怎么了轰君?”

“你进去有点久,我以为出了什么事。”

“哦抱歉!我没事,马上出来。”绿谷出久把浴巾围在腰间,打开浴室的门,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,“那个……轰君,能不能麻烦你借我下衣服?我完全忘记带了,太糟糕了……”

轰焦冻听到绿谷的声音回头一看,先是瞧见了绿谷有些发红的耳根,视线再往下移,他眼睛微睁,不着痕迹地咽了口口水。

绿谷身上也有肌肉,不过更让人在意的是胸前的两点居然是淡红色,男生的这里会是这种颜色吗?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轰脸一烫,立马去柜子里拿了套衣服。

绿谷十分感激地接过,发现轰焦冻给了他一整套,连未开封的内裤都有,堪称贴心。不过当他在浴室里拆封穿上以后,却欲哭无泪地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轰君那里的尺寸比他大太多了!

内裤前空荡荡的感觉很别扭,短裤勉勉强强能穿,衬衫直接大了一圈,长得遮住了裤子。

身为男人的尊严啊……

轰焦冻看见绿谷出久面色复杂地出来,也是面露惊异之色。他的确知道自己的衣服穿在绿谷身上可能有点大,却没想到效果居然是这般一等一的好。

看上去就像是穿着男友衬衫一样。

轰焦冻抑制不住自己的双眼,在那疑似没穿短裤的白腿上扫了几眼,张口正想说些什么。

咚咚咚。门响了。

于是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其实峰田也很无辜,先前和切岛他们在大厅玩游戏输了,被罚来恶作剧,敲响五楼每个同学的房门。轰焦冻看起来不太好惹,所以他最后才鼓足了勇气敲的。

他说完就赶紧跑了,没能听见绿谷生无可恋地叫着“峰田你误会了!”,回到大厅以后别人看到他的脸都皱在了一起,好笑地问他是不是撞鬼了。

“差不多吧。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?我刚敲开轰的房门,就看到他衣衫不整,摆着臭脸,好像我打扰他了一样。然后我看到了同样衣衫不整的绿谷,甚至没穿短裤,上衣也根本不是他自己的……”

在峰田眼里,风骚的黑背心就是衣衫不整,摆着臭脸是因为轰脸上没什么表情,绿谷的样子也的确有些工口。被他这么形容一番,听上去俩人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。

虽然平常大家都知道峰田没个正经话,但也不会空穴来风。于是纷纷玩笑似的八卦起来。

“真的假的,不过他们关系的确要比以前近了很多。”

“你们不懂,男人之间的友谊都是这么来的。”

“感觉没什么呢,我以前也经常借羽生子衣服穿。”

“……你们女生当然没什么关系。男生的话…”

“有点基?”

而有点基的两位当事人似乎并没有在意多久,并且还一起到绿谷的房间里联机打了一盘游戏。

在来到雄英之前轰焦冻并没有碰过游戏,当初得知这一点的绿谷虽然有点惊讶,但想想就能接受。轰君爸爸是安德瓦,肯定从小就对轰君要求严格,禁止玩一切娱乐活动的。他也不经常玩,不过还是有一两台老旧的游戏机。

自英雄杀手事件以后,他们关系就近多了。绿谷觉得轰君其实是个挺温柔的人,有时候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冷静,意外有点反差萌。

看着游戏机里的小火人扑街,传来Game over的声音,绿谷不禁赞叹轰君各方面都不赖,明明以前都没有玩过游戏。

“绿谷,我觉得这两个角色,有点像我。”轰焦冻忽然来了一句。

绿谷瞧了瞧他俩联机的冰火人小游戏,一蓝一红,一个冰一个火,再想想轰焦冻的个性,没忍住笑出声。

“哈哈哈还真的是,轰君吐槽自己也毫不留情啊!”

绿谷出久想到轰说过自己的手受到诅咒一类的东西,又是一阵憋笑,轰君每次都在这种地方诚实得可爱。

他这么耸动肩膀,原本宽大的领口歪歪扭扭,露出来一截锁骨,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绿谷留意到对方的目光,低头看见自己还穿着轰的衣服,刚起身准备换一下,结果就被旋转椅绊到,狠狠甩了下去。

轰焦冻离绿谷很近,伸手就把他拽过来了,他本来坐在床的边缘,被绿谷这么一撞,两人都倒了。

就在此时,门忽然被“彭”的踹开,爆豪胜己看着屋子里的两人,眼睛瞪得溜圆,又像是被针扎了似的跳脚。

“废久你在干什么?!要不要我把你炸掉啊!”

爆豪之前就很不爽了,那群人叫绿谷吃饭非要自己来,增加屁个感情。

推搡着爆豪的切岛刚想说爆豪的脾气,歪头看见僵掉的绿谷出久后嘴角一抽。

“限制级别啊……”

光是绿谷疑似没穿裤子一样骑在轰焦冻身上就已经够劲爆了,何况上衣大得露出圆润的肩膀。地点还是床上。

绿谷飞速从轰焦冻身上下来,焦急地道“听我解释”,爆豪手里已经噼里啪啦起来。

“阴阳脸你逼他干嘛了!”

“没有。但我会负责的。”

“爆豪这是绿谷的房间,你先别炸啊!”

“啊啊啊你们都误会了!!!轰君你这话很有歧义啊!”

……

“绿谷少年,我都听说了,你和轰少年的事,我不反对你们,但以后在学校还是更隐蔽一点为好啊…”

绿谷出久看着欧鲁迈特寂寞离去的背影。

不,我不是,我没有,我和轰君清白得和水一样,别用“嫁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”那种眼神来看我。

End


评论(19)

热度(3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