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江浸月

叶修和绿谷是我老婆

【DGM/KA】【神亚】笨蛋相处法则1

神亚
教师梗
ooc属于我
大概会有后续吧,没人看就有点懒

正文————

天气依旧炎热的八月,太阳稍显刺眼,炙热的光束透过树叶的缝隙,在地上映出深深的影子。

亚连·沃克作为物理教师在这所学院工作了两年,教学经验并不丰富,但是由于能力超群、长相清秀、温柔似水,让他倍受学生与同事的喜爱。而最为特别的,应当是亚连·沃克一头银白的发丝和左眼周围的淡色疤痕,这与他不过二五的年纪极为不符。

今年亚连·沃克临时接到带高一新生的通知,考姆伊身为校长向来不那么靠谱。可亚连毕竟是为人打工,也不能有何怨言,只得在八月匆匆忙忙地挨个家访新生,弄得自己汗流浃背,刚洗过的衬衫也逃不过在太阳下浸满汗水的结局。

八月二十左右,新生军政训练。有关负责的班主任自然需要陪同前往。亚连·沃克的亲和力让他很快与学生打成一片,他更爱与学生做朋友,而不是一味灌输自己的思想。

“沃克老师,你认识隔壁7班的班主任吗?”大巴上,前排坐着的小女生暗搓搓问了一句。

亚连·沃克淡笑:“你是说神田老师?他会负责我们班的数学。平时千万别惹他,那家伙恶劣得很,发起火来会吓到你们。”

神田优是比亚连大三届的学长,所以即使是在同一所大学两人认识的时间也不长。可他俩之间莫名的有种孽缘,像是去个咖啡厅会偶遇、地铁上亚连总能看见神田,诸如此类。

然而,上述事情的后续通常没想象中那么美好。亚连还记得他在咖啡厅兼职服务生时,神田那副看戏一般的嘲讽嘴脸,气得他他脚下不稳,不小心就将咖啡倒在了人身上,神田当场脸就黑了。还有地铁上,人满为患,亚连无意踩中了边上人的脚,刚想道歉就发现踩到的是神田,浑身低气压弄得亚连几乎喘不过气。

这些事情似乎成为两人时常斗嘴的导火线。真正让导火线点燃的,是神田称呼亚连的一声“豆芽菜”。

亚连·沃克自认为自己虽然算不上高,可肌肉真的一点不缺。神田那种蛮横无理的家伙光凭外表就胡乱起外号,让他气急。

至此,亚连凡是遇到被神田美色迷惑的小姑娘,都会抹黑神田一番。其实也称不上抹黑,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尽管这样并没有减少爱慕神田优的人,但亚连还是不嫌麻烦地一次次给别人科普。

大巴刹住车,车轮和干热的地面摩擦发出巨大的声响。亚连·沃克示意学生们下车排好队,听从学校的安排到指定区域安放行李。

亚连不像女性教师会带上至少两大箱的行李,他的所有物品都装在一个小的可怜的皮箱,外加一个运动背包放些零食和水。军训的地方有些简陋,至少教师们并没有单独的一幢楼住宿。每两个班一栋楼,相应的班主任会根据实际情况两两住在底楼的空房。

亚连·沃克毫无悬念地和神田优分到了一个房间,他知道神田有轻微的洁癖,并且似乎特别嫌弃和他待在一起。

果不其然,刚进房间他就收到了某人怨念的眼神,还被告知不能越过大床的中分线。

这种和小孩子一样划三八线的行为,让亚连不得不质疑神田到底是怎么当上人民教师的。毕竟没有一定智商的人就算长得再好看也没用。

这些话他当然没有讲给神田听,亚连不想在这么多学生面前和神田撕个不可开交。

待一切就绪以后已是夜幕,多日不见的月亮在此时绽放自己的美,没有人不知道它是借着太阳的光才能如此,但仍旧会赞扬、歌颂它。

因为它虽是依靠他物,却也有自己独特的风格,并且勇于表现。

亚连·沃克有点羡慕这样的月亮。他不是那种直言不讳的人,温柔的微笑会成为他的面具,掩盖那些他不愿意说的秘密。

例如,亚连·沃克并不仅仅是讨厌神田优,同时还喜欢着,甚至渴望靠近、了解对方。

亚连明白这种想法并不现实,神田和他不一样。应该是不一样的吧,神田那样高傲的人,不会愿意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,他会和相爱的女子结婚,建立一个美满的家庭。

在喜欢的人面前通常会有些自卑,亚连·沃克也是如此,更何况他喜欢的是个男人。

陪同军训的第一个晚上,亚连·沃克彻夜未眠,而原因只不过是神田优和他躺在一张床上,一想到这,亚连的心就止不住加速跳动。

次日清晨亚连顶着对熊猫眼,同行的年级组长拉比还以为他被神田揍了,揶揄了人好一会儿。

拉比是与神田同届的学长,大学时亚连差不多是同时认识他俩的。拉比是个自来熟,那时刚知道亚连的名字就勾肩搭背嘘寒问暖,亚连觉得他有趣,一来二去两人也算是朋友,毕业以后和神田一起在这儿工作,因为性格和人缘混得风生水起。

亚连把自己肩膀上拉比的手拍开,站在太阳底下本来就热得不行,靠得近了更不必说。

学生们显然比老师更加辛苦,踢个正步都快把鞋子踏破了,有一点不齐立马会受到惩罚。亚连·沃克作为学校里公认的老好人,此时更是心疼这群青涩的孩子。他拖着拉比到附近的便利店批发了几箱冰镇盐汽水,艰难地搬回了训练地点。

亚连趁着学生的休息时间给自己班里的学生都发了水,剩下的则分给其他老师和教官。

事实上每个班的训练地点都稍有不同,离亚连最近的是神田优和负责9班的库洛利。拉比在搬运的时候已经顺走了两瓶,亚连拿着一瓶水看向拉比,示意他给神田送过去。

“亚连,你去吧,优要是听见我叫他名字肯定打我。”拉比推搡着亚连,“我一个年级组长好歹要在新生前有点威严啊,拜托啦。”

亚连很想吐槽拉比,但还是帮忙做了。他走过一个拐角就看见了神田,那人正在学生面前说着什么话,用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摆出一副你欠我很多钱的凶狠样。

“神田老师,学生也是需要休息的。”亚连看到讨债一样的表情就很不爽,几年前被人追着要钱的事情是他不愿提起的黑历史。他走过去, 适时地打断了神田的话,伸手把一瓶冰汽水直接贴在对方的脸上,满意地看到神田扭曲的表情,再将水塞人手里。

“你想打架吗蠢豆芽??”神田讨厌别人妨碍他,更讨厌别人偷袭他,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拽住占了他两条底线的豆芽菜,对教官示意继续以后拖着亚连就往边上的小树林走。

众学生心里默默为白毛老师点根蜡烛,神田老师的脾气用火爆来形容都不够贴切,那家伙简直就是魔鬼!

于是,十分钟以后,拉比被告知神田老师和亚连老师打了起来。拉比嘴角抽搐,尽管知道两人打架是常有的事,也没能料到速度竟然如此之快。

不过等拉比赶到现场的时候,眼前的场景让他大跌眼镜——如果他有眼镜的话。

神田和亚连的确打过架没错,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和脸上的擦伤可以证明。但两个人的姿势极其诡异,神田死死把亚连压在地上,彼此的距离近得可怕,看上去就像是闹了别扭的恋人,被压的一方会被强迫着来一炮。

“优!你这是犯罪的啊!”拉比大叫。

亚连好像被这声叫喊吓到了,用力推了神田一下想起身。谁想到根本没推开,反而让额头磕到了神田的嘴唇。嘴唇的皮肤有些薄,直接被磕出了血,而亚连的额头也不好受,两个人捂着受伤的地方,场面有点滑稽。

神田瞥见拉比憋笑憋得肩膀都颤了起来,狠狠给了对方一个眼刀。拉比额角冒汗,赶紧收住笑。神田抹去嘴唇边的血,脸色十分不好地道了句:“恶心死了,豆芽菜。”

亚连从地上爬起来,听到神田的话时愣了一瞬,接着毫不客气地回击:“能恶心死你真是我的荣幸。”

后来一个下午,亚连和神田就处于冷战状态,虽然这种状况并不稀奇。

晚上,亚连蹭到了拉比的房间。每次亚连和神田吵架了就会拉着拉比细数神田的不好,但是往往到最后先道歉的人还是亚连。

拉比看着赖在自己床上的豆芽,成功找到了借口把舍友缇奇赶到地铺。他认识亚连不算太久,可亚连的心思通常逃不过他的眼睛,那种害怕失去而把一切都抗到自己肩上的做法,简直就是笨蛋的思维。

只可惜,另一个人是个比亚连还要笨的傻瓜。

亚连·沃克再度失眠,连续两天没有好好睡过觉让他头昏脑涨,连早餐也分给了吃不饱的学生,整一天走路都觉得自己脚下生风,就差没飘起来。

回想起昨天和神田打架,亚连是有些难过的。没有人会希望被自己喜欢的人说恶心,他不是不知道神田的嘴向来很毒,但这无法否认神田的话里带刺,并且扎得他浑身泛疼。

下午一至两点的太阳最为毒辣,就算亚连已经灌下了好几瓶矿泉水,也不能缓解半分透不过气的感觉,简直糟糕透顶。

好在亚连并不是真的傻到极致,和拉比说了一声就得到了半天的休息时间。他回到所住的房间先冲了个冷水澡,然后躺在床上睡了过去。

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七点左右,亚连意识清醒了一会儿,却发现眼皮子重得抬不起来。身边似乎有人,给他额头上放了块冷毛巾。

神田优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亚连·沃克在床上躺尸,便走过去想叫醒他。可床上的亚连并没有清醒,脸上反而带着些病态的红,神田犹豫了一会儿伸手覆在某只豆芽菜的额头上,滚烫的温度令人心惊。

出于不想让豆芽菜死在房间里的心情,神田优叫来了校医。校医告诉神田亚连是轻度中暑,物理降温再好好休息足矣。

神田优稍稍唾弃了一会儿病号豆芽菜,物理降温的言下之意就是无微不至的照顾。神田没有照顾人的经验,所以在给亚连换毛巾的时候手都有些僵硬。

床上的人似乎做了什么不好的梦,眉头皱在一起还轻轻呓语着什么。神田略微好奇地凑过去,却被神志不清的某人抓住了手,这一抓便紧紧地不肯放开,神田心里疑惑这豆芽菜的力气何时这么大了。

“神田⋯”

神田应声看向亚连,发现亚连并没有醒,倒看上去更像是说梦话。

至于为什么豆芽菜会在梦里喊着他的名字,还紧紧握着他的手,情商几乎为负值的神田表示,他怎么会知道。

不过,豆芽菜睡着的时候好像没那么可恶了。

评论(15)

热度(51)